毕研杰:那些渐行渐远的身影


点击上方"太阳雨文学"关注我们

毕研杰,山东省鄄城县中学教师。著有个人文集《人在旅途》《我爱我家》《生活琐记》三部,主编《青春留影》(1、2、棋牌娱乐3卷)、《阅读训练精编》、《当代教育论谭》,参编《写作训练精编》、《写作导引》等十余部。有诗歌、散文、小说300余篇(首)散见于全国各级报刊及网络平台,指导的学生作文有200余人次公开发表或获奖。

那些渐行渐远的身影

文/毕研杰

回家后,和父亲谈话中听说“王大娘去世了”,我虽有些伤感但并不意外,因为春节期间我去给她拜年时,她就久已卧病在床,吃喝拉撒俱在床上进行,一切完全靠儿子照顾。

早在我记忆之初,王大娘家和我家相距甚远,一个在村东一个在村西,但因为同属一个生产队,且后来两家都搬了家,新家之间相距仅约百米,彼此来往渐多,而且她的二女儿和我是同学、二儿子和我又是好伙伴,两家关系彼此才更熟络。

王大娘的去世,说句大不敬的话是“对她和她的孩子们都是一种解脱”。她卧病在床,儿子虽然很有孝心,但要给老人看病、要供孩子上学,且是停了生意专门在家伺候老人,可谓是“坐吃山空”。而且儿子是个大男人,虽然尽孝却不善于伺候老人,也不善做饭,冬天换洗屎尿布难免让老人受冻,热天卧床久了又易生褥疮。其实,此时的王大娘除只有头部还大致上可以活动外,四肢已基本上不能动弹,一天天躺在床上,可儿子一个大男人却难以一天天陪在老人身旁聊天解闷。所以,对久病在床的王大娘来说,这样的生活虽然有见到儿孙的期望,但肉体是痛苦的心灵也是寂寞的!我们希望老人能健健康康地活着,但对久病卧床身心俱苦的老人来说,安然去世减少痛苦也未必不是一种幸事;对后辈来说,在老人健在时尽心尽孝,老人卧病时尽力医治、尽心奉养,对久病卧床的父母不幸离世虽然悲伤但也不必太过痛心,至少“尽心尽力尽孝了就可无悔”。

记得去年春节在给王大娘拜年前我还专门去探望过卧病在床的方明婶。

方明婶是春节期间煤气中毒后成了植物人的!我是上个春节后刚刚返回单位的第二天听此消息的。方明婶是我们家族中我父辈年龄最小的一个,年轻漂亮又贤惠能干,和方明叔一起过了十余年的苦日子,后来方明叔做生意逐渐发家,在村里盖了高大宽敞的楼房又在城里给儿子买了新楼房,三个孩子也均已结婚,已有了三个孙辈,正该是和和美美幸幸福福快快乐乐安享晚年的时候却突遭不幸。我们去看她时,曾经漂亮的方明婶脸蛋黑瘦,凹陷的眼睛会死死地盯着你看却不认识你,即不能动弹也不会说话,连大小便也不能自理,你与她说话她也完全听不懂。我们看得心疼,寒暄了几句后看方明叔忙碌了就借故离开。那个漂亮、爽朗、年轻的婶子永远成为了过去,我们再去拜年时方明婶虽在却成了我们心中永远的痛!

春节后,我和三年没有回来过春节的弟弟、弟媳一起又专程去探望了我的伯父(我父亲的结义兄弟)。

我是正月初三向父亲提议去看望伯父的,我知道他近几年卧病在床,前几次春节间要去时都被父亲以“多有不便”为由阻拦,但近两年所见所闻使我知道,如果再不去看望伯父,有可能会留下永远的遗憾。我和弟弟、弟媳一起去的,虽然经过多次问路,虽然来时因迷路走了许多冤枉路而使得电动车没电只能费力推行几里才回到家,但我见到了伯父。伯父见到我们也很高兴,嘘寒问暖。伯父本来就很胖,现在长期卧病在床不仅胖而且很白,他只能一天天在床上或躺或睡,智力正常只是不能走动。我和弟弟均在外地工作,已多年没有见过伯父了,我印象中的伯父曾经种了大片的苹果树,平时施肥浇水、剪枝打药,苹果结果后伯父常常是拿着他的猎枪满林子里钻,吓唬那些来啄食果子的鸟雀,若有机会伯父也会打野兔。当苹果成熟后,伯父常常捎信让我父亲带一些人去帮助收摘苹果去卖,而父亲回来时我们也就有了难得一见的香甜的苹果吃。那是一种美好的回忆,但伯父早已不种地也不能种植苹果了,而现在的他只能一天天躺在床上回忆那些逝去的日子。

行笔至此,我忽然想起不久前我工作期间父亲曾说过我大姑病重的消息,因路途遥远,远到祖国的东北边陲——黑龙江嫩江县,数千公里的路程难以短时间来回,而当时父亲要上班,三个叔叔也事忙抽不开身,我教学就更抽不出时间,所以没有人前去探望。现在我放假了,二叔也放假了,我考虑是不是和二叔去趟黑龙江探视大姑。可父亲却说“大姑已经去世”了。我感到很遗憾!印象中在我生命的四十余年时间里,我大姑大概回来过四次。次我还小,基本上没有什么记忆了。第二次我十几岁,大姑从黑龙江来看望我爷爷奶奶时曾住过一段时间,我的记忆确切说就是这一次——大姑胖胖的显得很高大,待人很和蔼,此外倒没有多少印象。第三次是四年前,我春节期间回到家,这时我爷爷奶奶已经去世,大姑住在我二叔家,因为大姑的小儿子过继给了二叔,所以他们交往稍多,这次只是拜年并短暂聊天,因为我们一家住在城里,只是春节前回家看望父母和正月初一回家拜年这两次短暂停留,所以这次与大姑的见面也很短暂。第四次大概是两年前,我工作在千里之外,没有时间回家,所以这次没能和大姑相见。

我猜测大姑是年轻时和姑父一起“闯关东”离开山东老家的,后来就在那片黑土地上安了家,这一住就是半个多世纪,直到81岁上去世。我是真的想去东北看一看大姑居住了半个多世纪的那片黑土地,虽然大姑不在了我仍有机会前去,因为我的姑父和我的表兄弟们还在,但我即使有机会前去却再也不能见到我那慈眉善目的大姑了!那位胖胖的和蔼的老人形象就成了大姑留在我脑海里的最后记忆!

我知道人的生老病死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一些老人的离世也是历史的必然,但当这些曾经熟识的身影渐渐远去甚至消失的时候,还是会在我们这些健在的人心里留下些许的遗憾或悲伤。虽然我们不能让生命永驻,也不能让美丽永存,但我们唯有和睦相处,懂得珍惜,知道感恩,才能把那短暂的生命无限延长,才能让美丽和幸福永存心中!

1、本平台纯公益性质,已经开通原创保护,留言和赞赏功能,所有来稿必须原创。百花齐放百家争鸣,体裁不限:散文,小说,新旧体诗歌,时评,摄影等均可。本平台原创作品,如有转载需注明出处。

2、来稿请用文档或纯文本格式,并附上个人简历(100字以内)及照片一张。稿件请勿一稿多投,作品一旦选用,将择优刊发在大型文学纸刊《湖西作家》上。
3、 稿酬由读者来定,超过十元赞赏按三七分,作者及朗诵者为七,三作为平台运作,不愿打赏请注明,稿酬以红包形式七天后发放,没赞赏就没稿酬,敬请周知。
4、投稿邮箱:604659375@qq.com,衔文字结巢,只因与你相遇,感恩有你!

太阳雨总第1082期

顾问:于非鱼 秦闪云

总编:睇人

编辑:旭日东升 鲁子

朗诵团队: 李栋 王玺 刘宗英 静好 坦然 李莉 王爱英 薛静 许修亚 于海洋 老牛 李锦涛崔福连

请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点击链接,回顾往期精彩文章:

毕研杰:长长的路,慢慢地走

毕研杰:永远的理想

毕研杰:走过荷塘

毕研杰:能饮一杯无

毕研杰 : 电话旁的守望

毕研杰:怀想星空

毕研杰:闲不住的老父亲

毕研杰:大拜年 ——春节传统习俗系列之二

毕研杰:梦回故乡

毕研杰:这个元宵节有些冷

毕研杰:回家过年 ——春节传统习俗系列之一

毕研杰:心中桃花源

毕研杰:抱愧妻子

毕研杰:买房记

毕研杰:一位高三教师的休息日

毕研杰:二十年的重量

毕研杰:老师:您好

毕研杰: 家有考生

毕研杰:开心女儿

毕研杰:写给儿子的两封信”之二

毕研杰:女儿入职记

毕研杰:好好先生

毕研杰:儿子下厨记

毕研杰:梦幻草原游记(之二):拦鱼坝漂流记

毕研杰:梦幻草原游记(之三):草原夜宿

毕研杰:奇幻草原游记之四:体验草原生活

毕研杰:奇幻草原游记之五宣化古城

毕研杰:遥远的鸡鸣

毕研杰:我的这个生日,有点冷,有点热 ——我的生日简记

毕研杰:这个元宵节,有些冷——元宵节随笔

毕研杰:爱与害

毕研杰:签到方式的进步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 毕研杰:那些渐行渐远的身影